等春

2019-03-29   来源:    点击:146
       (周作梁)以为今年春来得迟,朋友却说今年的春早,往年要到清明前后才有的好天气,现在三月里就有了。我怀着迟疑的态度去附近寻春,果然草稞下面已有新绿。虽只是一点,却足已醉了盼春人的心。
       关于这我欣喜早见的春,朋友却说,春来得早,果树们未必喜欢。阳光暖融融,花朵儿们以为好时光来了,便懵懵懂懂地开。然而夜晚还是冷的,早开的花还来不及授粉就被冻坏,再也结不出果实来。仔细回想,是有曾经的一年,三月中旬就桃花乱开,只三两日,便被冷风吹寡了树梢,等天气当真暖了,满树都是绿叶子,不见一粒胚胎。—— 我忽然就不那么急着看春天了,原来凡事都会有度,或早或晚都不合时宜,总要有个恰当然,才是妙处。
       不看春,然而南方的春天太泛滥,新鲜的绿一波一波地袭来,让热爱文艺的女子不免心旌摇动。这几日,不断有朋友给我发来芭蕉树的图片,各个鲜美,让我垂涎。周末,老爸被我撺掇着跑去市中心的花市,购了好几盆花木,回来分给大家栽种,某花竟名为蓬莱小松,细长叶子,看着林黛玉一样,丝毫没有松树的品质。和老爸说了,他说,人家是小松,小松!好吧,这花贪了一个小字,竟然旖旎了许多。
       前几天和兵哥冷战,他不理我,我也不理他。想来我也是贪了这个小字。我是小女人嘛!老成麻土豆我在他面前也应该是小女人。心里这样想,却不说。只等着对方妥协。有一日午后,还是忍不住问缘由,他却说出一番令人吃惊的话。原来这一刻,他是小男人了。哦,我连着发了几个这样的字,不禁就笑了。后来为了哄他,我亲自下了厨房,婉约着心情做菜,花红柳绿地配着,终换来了他的灿然一笑。与他手掌相握,看他鬓上飞霜,知道我们还爱着,知道我们都老了。然而多老的人,在爱人面前,都喜欢做孩子,都喜欢被在意,被宠溺。
       旧时光缓缓褪去。茶女子开始新年以来的第一次外出拍照,麦青青竟然在周末的中午去邻居家蹭饭,杜鹃姑娘几日不见,怕是懒在春光明媚里。不远处的姐姐说天气好了我去看你吧?我说我去看你好了,和你挽了手逛街去。还有很多的友人在我说喜欢的时候,她们会同样回复,也说喜欢。这令人欣喜的万象啊,全是春带来的。不早不晚,不迟不滞,令人欣然。
       且在这即来的春里爱上鲜活的日子,读书,运动,装饰自己。在心田里种上花朵,在身上穿上颜色,在彼此途经的路上洒满歌声和笑声。然后,桃花会开,杏花会开,樱花也会开。而且,夜里会有雨,不打芭蕉,它只洗心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