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被需要”是一种幸福 ——访我市驰援武汉医疗队队长李瑞华

2020-05-19   来源:    点击:206

本报记者 伊海龙
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国文医院派出28名医务人员驰援武汉。在顺利完成抗疫任务后,他们都已顺利返回家乡。

亲切地和病人家属打招呼,整理病历……记者见到李瑞华时,她仍然在忙碌:“我们已回到工作岗位有一段时间了,没有觉得和之前有什么不同,医护人员在哪都是一样的忙!但是,却非常充实。”

医护人员都会这样做

“这样的经历非常珍贵。记得我刚毕业那会遇上了‘非典’。那时我是实习生,寝室里的几个同学希望能够有机会上前线。但是,那次我们的申请没有被允许。所以,当医院号召驰援武汉的时候,我就下定决心报名了。”李瑞华说,我就是觉得作为医务人员就应该在这样的时刻站出来。怎么说呢?“被需要”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“驰援武汉,我觉得最难过的就是家里人这一关。我父母不同意,走的头一天晚上,我去父母家做他们的工作。”

我跟他们讲,如果我是个男的,国家说要打仗,让我入伍参军,我能说不去吗?我是医务人员,这时候说不去,我自己这关都过不去。父母知道我的性格,决定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不同意也没有办法。

我爸是最先接受的。他问我,你钱带够不够,用不用我给你再打点。这个时候我知道,我爸想通了。我妈是在我到武汉后给我发的微信。她和我说,你得把自己照顾好,带了那么多孩子,得把人家安全地带回来。

到武汉后,我父亲建了个群,每天都问我的情况。这点,我做得不好,没有及时回复家里人的消息。因为有的时候我回到旅店都快半夜了,这个时候就想躺在床上睡觉,真的不想看手机了。

那个时候,家里人、同事、朋友、同学都知道我去武汉了,大家都非常关心我的情况。不过我没有时间一一和他们报平安。有时候就在朋友圈里说一句,让大家安心。我告诉爸爸,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,他们也都能理解我。

我得把队员们带回来

李瑞华不光是公主岭医疗队队长,同时还是吉林省驰援武汉医疗队的联络员,145人的日常需求和其他事项,都通过她来反馈。“医疗队和本职工作我都得完成好。我把24小时分成4个班,一个班6个小时。但是,往往我的工作时间要更长一些。比如,我8点去接班,上一班的医务人员必须把工作交接清楚,大概需要30分钟到一小时。交接后,脱防护服等待时间也要在20分钟到一小时。所以,一个班次下来,10个小时都是有可能的。”李瑞华说。

为确保每位队员的安全,刚进疗区时,李瑞华坚持每天都亲自带队。“那个时候,除了凌晨2点到8点的班,我都会跟一下,连续5天,队员们非常心疼我,劝我别累坏了。我和他们讲,我必须跟一段时间,只有做到各个环节都知道,我才能指导大家做好工作。”李瑞华说,其实,我最大的压力,是把全体队员安全地带回来。我必须时刻保持警醒,善于发现薄弱环节,真很担心他们的安全。

最开心的是患者出院

李瑞华:“其实在疗区工作除了要倍加小心外,和在普通病房也没有什么不同。只是对于这里的患者,我们要给予更多的关爱。因为这个疗区家属是进不来的,我们要做好医务工作,也要替病人家属给患者带去更多的关心。”

李瑞华说,刚进疗区的时候,一名小伙子刚办理出院。他用方言和我们说些什么,我没听懂。后来他看到我们防护服上写有“吉林”,知道我们是东北来的,就用普通话和我们交流。他走的时候向我们鞠躬致谢,让我们觉得这个病没有那么可怕,也让我们感受到患者对我们的尊重,那时,想起了我们医护人员的誓词。

“我要把我的一生,奉献给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,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,我凭着良心和人格履行我的职责,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……我愿尽我最大的努力,让更多的病人恢复健康,让更多的生命得以延续。”